法甲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四百三十四章 惩罚开始

2019-10-18 03:4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四百三十四章 惩罚开始

大鳄的竖瞳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几人,瞳力甚是威严。≥,

这几人诚惶诚恐的与大鳄对峙着,时间一久,心里的忐忑更甚,都不知道这大鳄下一刻会做什么。

只有易章弋这个见过很多怪力乱神的半妖才会很快适应这种突发状况,像贾道德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此时都没了主张。

“既然你能通晓人语,那么,也就是説,你是这禁地的守护者了!”易章弋顺着大鳄的回答,问道。

“哦?你看起来并不怕我!”大鳄避开了他的问题,反问道。

大鳄感到一丝惊异,看向易章弋的眼神也变得有些错愕。

前方是自己几千年来所守护的禁地,这么多年来误闯境地的人不在少数,可无一例外的,全都惧怕于大鳄那令人胆颤的外形,这次竟然碰到一个不怕自己的人类,大鳄除了有些错愕以外,更是平添一丝欣喜。

“怕,怎么不怕,这么大块头的生物出现在我们眼前,瞧把我的兄弟都吓成什么样了,我怎么可能惧意全无呢!”易章弋故作轻松调侃道。

大鳄的威严着实让易章弋有些胆寒,但见大鳄暂时并无恶意,易章弋这才壮着胆子和大鳄调侃起来。

事实上易章弋一diǎn都不轻松,就从他手上所发的汗来看,易章弋从未像今天这么紧张过。

毕竟,这大鳄的体型太过庞大,简直像个小山丘一样,没道理不让易章弋不全神戒备。

“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人,明明身体表现的害怕的要命,嘴上却死不认账,不过无论如何,你们今天只能绕道了!”

易章弋再度笑了笑,问道:“你就不怕我们原路返回的话,将你的所在添油加醋的那么一説,你就火了!”

易章弋此举算作威胁大鳄,但也并非藉此条件让大鳄改变自己的原则放自己前去,而易章弋想到的是,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一行人绝非是看到大鳄的第一批人,既然有人在之前便见过大鳄,那么,至今为止报纸,杂志,电视,,络上却并无此大鳄的消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説……

大鳄将见过他的人全都消灭了么?

想到这里,易章弋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对大鳄的戒备更是上升了一个层次。

大鳄见状,对易章弋回话道:“我看得出你的顾虑,放心吧,只要你们不冒犯禁地,我会确保你们安全返回原路,只不过,有些东西你们必须留在这里。”

大鳄竖瞳一眯,将所有人锁定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内。

果不其然,易章弋眉头紧锁,这大鳄是想让自己的什么东西留在这里呢?!

“留下什么?”易章弋一字一顿问道。

“不要紧张,留下的,只不过是你们关于这里的记忆罢了,其他的东西,就算留给我,也没有什么意义。”大鳄解释道。

记忆,对啊,只要消除了众人的记忆,外面的人就无从知道了,真笨,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易章弋除了埋怨自己的智商有待提高以外,更是对大鳄处理这种事的办法感到欣慰。

由此也证明了这大鳄的良善,是头公正的守护者。

“既,既然如此的话,小弋,不如我们按原路返回,绕过这里之后再做打算吧!”小段神情紧张的説道。

小段的站位离易章弋最近,有三步多远。

在大鳄现身的时候,小段便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倒退到易章弋的身后,观察易章弋与大鳄之间的谈话之后,这才插话进来,奉劝易章弋就此妥协。

听到小段的説辞,其他人也纷纷朝易章弋小步挪移过来,秦刀率先对易章弋小声説道:“是啊,老大,好汉不吃眼前亏,谁知道这怪物会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我的腿已经软了,可能已经不能战斗了,我们还是走吧,不是説还有别的地方我们还没去么,走,去别的地方去!”

易章弋瞥了他一眼,还未説话,贾道德便拧着易章弋的身上不撒手了。

“小弋,钱我可以不要,但命我得要,我们走吧,在还没有发生任何事的情况下,我觉得开花店也不是什么不赚钱的职业,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个花店店长吧,这份职业太危险了!”贾道德的心突突突直跳,説话时也是断断续续,可能是因为平身的降妖除魔都是小打小闹,并没有见过今天的阵仗,于是才过于紧张吧。

“老大,别听他们的,我倒是愿意尊重你的决定,你説,是往前,还是往后,我都同意!”周牙蔑视了其他人一眼,对易章弋説道。

秦刀一把抓住了周牙的衣领,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连兄弟的意思你都不同意了!”

周牙将秦刀的手从衣服上拿开,説道:“这么长时间了你还那么胆小怕事,一diǎn都没有长进,我都为你臊得慌!”

“你!”

易章弋止住了秦刀的话,对大鳄説道:“恐怕如果我想要知道你所守护的是何物,你也不会向我告知吧!”

大鳄diǎn了diǎn硕大的头颅。

“可是我们真的有要紧事要经过这里,或者在这里办,你的阻止,我不会同意!”易章弋斩钉截铁的説道。

寻找能源晶石的路途漫漫,这片由大鳄所守护的荒野或许就是此行的第一站,如果因为大鳄的原因而让自己以及自己的队伍临阵退缩,那么之后即便是到了其他地方,遇到这种状况的时候,首先也会想到临阵脱逃,那能源晶石还找个屁啊!

所以,首先是士气问题要得以解决,才能在接下来的任务中完美闯关。

大鳄竖瞳一转,对易章弋等人説道:“我容你们再考虑一次,如果还是固执己见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老大,你要三思啊!”

“对啊,这鳄鱼显然不是善类,也许现在还没有露出恶的端倪,恐怕在你决定好要闯龙潭的那一刻,它会原形毕露,大展锋芒的,你德叔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呢!”贾道德哭丧着脸説道。

“老大,我支持你,随便你怎么选择,我都永远跟随!”周牙对他们冷哼了一声説道。

钱乐与小段相视一眼,则是各怀鬼胎的笑了一笑,意思是:看事态的演变,如果眼前的大鳄真的要威胁到生命,那就直接闪人!

易章弋自然无暇顾及在意这些,而是暗自运力,准备和眼前的大鳄守护者一决成败。

“我本意不改,恐怕你的原则也不会因此而改变,那么,你准备要怎么代替鳄神惩罚我呢?”

説完这句话,易章弋对大鳄补充了一句,“想要继续前行是我的主意,请你不要为难我的兄弟,大可将他们的记忆消除,不知道可以么?”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既然你已经准备好接受惩罚了,那么,我还有什么好劝慰你的呢?”

大鳄叹了口气,巨大的鳄嘴在开合之间吐出了一大团白雾。

“老大,快后退

,这白雾里肯定有什么猫腻!”见此情形,周牙赶忙提醒道。

易章弋自然了解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在还没了解这白雾的情况之时,易章弋是断然不可冒然向前的。

只见易章弋迅疾的往后退了几步,向大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所希望的便是能和你公平对决一番,你却吐出白气,这是什么意思?”

“惩罚已开始……”

空旷的荒野之间回荡着这五个字,白色的气体越来越大,逐渐囊括了大鳄的身体,白气扩散之后,大鳄的身体竟凭空消失在易章弋等人的眼前。

“这,怎么回事?”

众人惊骇,一时之间没有了主意。

“这大鳄来无影去无踪,虽然现在已经消失在我们眼前,但它那威严的气息依旧存在于周围的空气之中,我们……是不是还要往前走呢?”小段问道。

易章弋绷直了身躯,对众人説道:“越野车之所以在这里故障,定然是大鳄的作祟,是以只能往后不能往前,所以,如果你们不愿与我前行,就在此地,分道扬镳吧!”

易章弋下了逐客令,事实上也是逼于无奈,谁能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这种事,虽然在事先已经料定了此行困难重重,谁能想到,队友退缩之心是如此之重,易章弋没了办法,也只能如此。

“老大,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老大,你懂我的,我一直都在支持你!”

“小弋,我看,你还是三思的要好,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没听见那鳄鱼説么,‘惩罚已开始’,那就是在威胁你,虽然言语之中果断决绝,但我想,只要你现在按原路返回的话,大鳄也不会对你怎么样,dǐng多消除你的记忆……”贾道德分析道。

大鳄在的时候,贾道德恨不得躲到三十里地以外,这大鳄一消失,贾道德就跑出来倚老卖老,充大尾巴狼了,没办法,就是这么个性格。

“我们两个倒是无所谓,只要完成任务之后,让我们两个得到自由便是了!”小段和钱乐相视一笑,对易章弋説道。

贵阳癫痫病医院专家
葫芦岛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汕头白癜病医院
贵阳重点癫痫医院
葫芦岛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