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上海之行延续尖锐风格

2019-10-18 13:48: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海之行, 延续尖锐风格

本报 蔡燕兰 上海报道

继在北京与茅于轼、龙永图等一干国内顶尖经济学家激烈讨论后,克鲁格曼5月12日移师上海,不少业内人士前往现场聆听,只为从这位预言家口中提前把脉全球金融走势。但保罗·克鲁格曼直接而又尖锐的言辞,不仅直指中国人民币尚难成为国际主流货币,同时也让国内经济学家彻底领略了一番“克鲁格曼式”风格。

担忧美国经济复苏很难

克鲁格曼谈及美国经济是否会再次陷入萧条时,沉思了片刻,随即他习惯性地用眼睛快速扫视了底下黑压压一片的听众,沉稳、缓慢地说道:“我并不担心我们会陷入以前大萧条的状况,但是要复苏很困难。”

他说:“为什么说我们不会出现和大萧条一样的情景呢?因为在第一次大萧条的时候,我们的政府是降息、减税的,因为当时非常害怕大衰退会继续下去,这次很多国家比如说美国和中国都出了很多的激励政策。激励政策可以提供一个缓冲,一个激进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是好的。这样可以让美国不会衰退得太快,但是现在,美国和中国已经到达了极限。”

“我并不担心我们会陷入以前大萧条的状况,我担心整个世界会重现日本在90年代的情景,也可能更长,不会进一步下滑,但是要复苏很困难。”

人民币20年后国际化

当主持人芮成钢在现场提问有关人民币何时才能成为世界主要货币时,国内经济学家乐观地认为,这可能需要年左右。但静坐一旁的克鲁格曼却一脸严肃,并以一位学者的严谨态度,思考片刻后指出,“我的看法是,人民币要想成为世界主要货币,它的时间至少是这位先生说的4倍,也就是20年时间”。

“人民币成为世界主要货币不像广告说的那么有意思,可能我在有生之年是看不见了。但是我觉得这个也不是好的事,成为一个世界的主要货币,也没有什么意思。”

说完后,他又显示出美国人幽默的一面,“现在,美元是世界货币,但是美国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随即,台下爆发出一阵会心的笑声和雷鸣般的掌声。

永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永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永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永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永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小孩咳嗽吃什么好
宝宝咳嗽厉害小妙招
婴儿干咳怎么回事
幼儿咳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