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妞非在下 第209章 瓦片的袭击

2020-01-18 02:30: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妞非在下 第209章 瓦片的袭击

雷供奉有点哭笑不得。

自己何等身份?就算是齐都禁军都尉见了自己也要客客气气。

想不到这个小丫头竟为了怨气,口口声声说指导自己?

不过她似乎相当有见识,能迅速地看穿太子的招式。

眼前自己压不住太子,若是能在她的臂助之下逼走对手,倒也不是坏事。

雷供奉干脆豁然笑道:“姑娘既然如此说,老夫便顺了姑娘的意。来来来,太子我们再行斗过。你出言不逊惹恼了这位小姑娘,便莫怪她插言你我的比斗。”

他言语谈笑间,就把旁人插言指导比斗的缘故归咎在了太子身上,可谓老油条。

太子也浑不在意,下巴一扬:“来就来,孤与你再打上几百回合!”

两人又战在一起。

此刻雷供奉心中有了底气,更加抖起精神。

太子虽然心中斗志不馁,但毕竟有些分神,两人竟打的旗鼓相当。

分舵众人悄然议论纷纷。

“这萧若瑶与太子似乎是旧识?”

“不会出什么事吧?”

“什么事?”

“万一这丫头被太子拐了呢?”

“……你别乌鸦嘴。”

“太子长得俊秀非常,小丫头一见倾心也是常情。”

“言之有理,这点要防范啊!”

“年轻女孩最是心有怀春,那太子长得太帅气……”

“倒也是,这丫头虽然口中气愤,但指不定是由爱生恨,抑或是爱恨交织……”

庞管事越听越不像话,连忙对身边众人道:“莫要在此议论,我们过去见面说话。”

以他为首。众人沿着内院围墙快步过去。

宗智联连忙拱手道:“宗门外门弟子四人,在此见过庞管事。”

宗智联等人抱拳施礼,而且宗智联与扈云伤是躬身行礼,穆清雅也是略深的万福作礼。

因为庞管事在宗门的地位比他们高。

只有吴喆仍旧是抱拳拱手。

“如今时刻,莫要多礼。”庞管事也不介意,拱手回道:“诸位可是我仗剑宗门人?”

这是要信物呢。

宗智联等人立刻取出弟子牌。

吴喆特意没有拿出玉佩。只是拿原本掩饰身份的牌子。

庞管事以最快速度验过牌子,特别是吴喆的那块萧若瑶的外门弟子牌,马上欣喜地大声道:“是我们宗门自己人,太好了!”

这句话其实是说给正在打斗中的雷供奉讲的,也是帮吴喆与太子划清界限。

刚才太子非常突兀地一句[你是我的人],令他心中有点担忧。旁边众人的议论的确也有点说到他心里去了。

吴喆脑筋极快,一听就明白了,立刻朝院内望了两眼,开口叫道:“雷供奉。留神他下步会攻击……”

话语顿了一下,她待看准了关键的一瞬间,才猛地脱口道:“阳陵!光明!悬钟!”

这三个穴位正是太子接下来一串连招的三个重点攻击位置。

话语虽然突然,但雷供奉是经验丰富的高手,闻声即做变化。虽然仓促,却也将太子逼得招式一乱。

“萧若瑶啊,你吃里扒外!”太子怨了一声。

众人一听,心细者已经注意到:这位太子称呼小姑娘的全名。并不是亲近的若瑶、瑶瑶等昵称。

扈云伤暗自长吁了一口气。

太子给他人压力挺大。那帅气劲儿还真厉害,他都不得不承认从来没有见过更帅的。

宗智联注意到扈云伤。轻声调笑道:“怎么,你在担心若瑶?”

“怕她被攻击。”扈云伤慌慌地应了一句。

“是吗?哦,仅仅是怕她被攻击。”宗智联笑了笑,摇着扇子调侃道:“若是被掠走了,你就要伤心死了。”

扈云伤脸上一红。

吴喆没注意宗智联等人的话语,不理会太子的。叫道:“哼,咱们又不认识,不要用此离间计。雷供奉,侠车!迎香!”

雷供奉一听,立刻身形一缩。正好完美地躲过了太子上三路攻来的招式。

瞬息间,他又双臂前探,朝着太子肋下一击。

太子仓促回招自救,险些吃了大亏。

虽然雷供奉未在此招上占得大便宜,但高手对攻讲究得理不饶人。借此一招先手,他拳路一阵猛过一阵。

雷供奉出招刚猛、大开大合的雷劲武技如鱼得水,顿时令太子出于绝对下风。

“你以为我只会一种拳法吗?”太子被逼的有些手忙脚乱,猛地硬生生与雷供奉对了一拳后,招式一变,居然换了另一种游走法为主的[游剑拳经]。

雷供奉见对方突变拳法,连忙沉心应对。

太子本就俊朗的身形,在这种游走飘逸的拳法辅助下,更加显得飘然潇洒不凡。

这下双方又重新拉回同一起跑线,再次难分高下。

天妖宫功法众多,雷供奉这种独门独户的自然难以抗衡。

幸好太子年纪尚幼,虽然会多种功法,但不能融会贯通,不然吴喆分析看破的时间只怕来不及。

现在太子专门使出一种拳法[游剑拳经],而且档次其实还不如刚才的[崖峭霍青拳],吴喆头脑中自然而然开始再次快速分析。

不到七八十招,吴喆已经猛然叫道:“风市!环跳!”

两个穴位一叫出来,雷供奉心中已有准备,太子的进攻顿时受挫。

“曲池!内关!神门!”吴喆连续地不断叫出太子反攻的穴位。

雷供奉拳法极为针对性地开始抗衡,太子大大吃亏。

但太子倔劲儿上来,如山洞中脱臼时忍痛一般,也不出声,皱眉咬牙专心应付。

“攻他环跳!”吴喆突然大叫了一声。

雷供奉毫不犹豫地凝聚雷劲,猛地击向太子腰肋间的环跳穴。

太子之前两招已然受制,此刻正中门大开,眼看腰上的环跳穴就要受到重击。

这一击若是打实了,不说令太子骨断筋折大受重伤,只怕躺上十天半个月是免不了的。

嗖————

一物凌空飞来。

啪地一声,速度极快地打在了雷供奉攻出的手腕上。

雷供奉不仅手部,连浑身都是一震,攻势顿止。

一个蒙面人的身影出现在内院房檐上。

众人吓了一跳。

谁也没有注意这个蒙面人是何时来的。

“你这叫萧若瑶的丫头,旁人打架,岂容你横加参与?”蒙面人嗓音沙哑,明显是不想泄露身份的变音:“若是老夫如太子般孤身为战,第一个便要先杀了你!”

话音未落,蒙面人又是一抖手,一块碎瓦片凌空朝吴喆袭来。(未完待续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癫痫医院那个好
贵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上海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